頂點小說 > 奮斗在武俠影視世界 > 第二十章 坑弟啊!

第二十章 坑弟啊!


  “冷血懸鏡使,你還有什么話要說的嗎?”如此局面,斷然不是蕭景禹愿意看到的。

      雖不像林氏一族這般親近,但冷血一直是他頗為看重的得力干將。無情在陵衛府干得不錯,到底是女流之輩,且身有殘缺。待無情他日嫁人成婚,蕭景禹一定會從三名懸鏡使中找一人取而代之,冷血是他最看好之人。

      只是他也沒想到,冷血竟然是藏匿很深的內奸。更沒想到林彧竟然就著手中的蛛絲馬跡,竟然真的把他給揪了出來。

      “冷血無話可說,只求一死。”

      “死?沒那么容易!兇徒除你,于峰之外,另外二人是誰?你們是否還有其他同黨,背后之人又是誰?我勸你從實招來,以免皮肉之苦。”蕭景琰這個時候倒是后知后覺,知道要從冷血身上調查出其他人的身份了。

      “二公子驚才絕艷,定能查出真兇,又何須在下多嘴呢。”此刻,冷血被幾名大內護衛控制住,五花大綁,或許是甚至徒勞無功,他連抵抗都沒有。

      “你!”蕭景琰正欲發怒,卻被林殊扣住了肩膀,“你說得對,其他兇手,我二弟林彧自會一一查明,不勞你多言。”

      “咳咳咳~”看到老哥給自己立的FLAG,林彧忍不住咳嗽了幾聲。

      開什么玩笑,千辛萬苦才把冷血給抓出來,果斷嚴刑拷打老虎凳辣椒水一起上,把其他人逼問出來啊,指望自己算什么回事?

      “將冷血押至刑部大牢,由刑部負責審問。”蕭景禹沉吟一聲,做出了安排。

      “皇上,萬萬不可!”林殊叫停了大內護衛的動作,上前說道。

      “說。”

      “陵衛署直屬御前,只聽皇上號令。于文武百官而言,也代表著皇上。倘若此事宣揚出去,于皇上的威信大有損傷。此事絕不可泄露于人前。”林殊直言相勸,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細細想來,林殊所言,很有道理。陵衛的身份特殊,主管刑獄,于百官有監察之責。若是陵衛中出了紕漏,確實不好處理。

      “此事,需無情,鐵手,追命三位懸鏡使回歸之后,由他們三人內部進行審問,檢舉,方可最大程度維護陵衛的公信力。”林彧也給出了自己的看法。

      只是如此一來,林彧辛辛苦苦破案的這一份功勞,可就要被掩蓋。于外人而言,他赤焰帥府二公子,依舊是那個庸庸碌碌之輩。

      “準奏,暫且將冷血押送至天牢,待無情等人回都,轉交陵衛署。”林彧主動愿意做出犧牲,對于蕭景禹來說算是寬慰,同意了二人的提議,冷血即刻就被扭送至天牢,嚴加看管。

      “真是想不到,冷血竟然會是藏身于朝堂之上的奸細!”蕭景琰黯然嘆了口氣,憤懣的說道。

      “此案雖然已經揪出冷血,但尚未告破,依你之見,接下來當如何處理。”林殊詢問道。

      “我本意是通過冷血來套出其他黨羽,但若是交給陵衛處理,怕是不那么容易。至于其他對策,靖王在此,眼下也不便多言。”要說林彧有什么壞毛病,有點小小的記仇就是真的,夾槍帶棒的刺激蕭景琰好機會,硬是逼得戰場上威風八面的靖王殿下一臉的不滿之色。

      “如此,此事便托付于你了。行了,你們先退下吧,小殊留下,我有話對你說。”

      。。。。。。。

      案件的調查暫時告一段落,林彧又回來了。這一日,久久未出赤焰帥府的燕三娘終于按耐不住寂寞,吵著鬧著讓林彧帶她出門,逛逛這金陵城的夜市。軟磨硬泡之下,林彧總算是答應了下來。

      若論夜市景色,金陵城中最好玩的莫過于上市坊。此處的夜市極具一番格調,萬家燈火齊齊點亮,帶給大街小巷一絲朦朧亮光,每個攤販前都掛著一盞燈,賣力地吆喝叫賣,來往行人絡繹不絕。

      林彧和燕三娘并排在攤與攤中穿行,賺足了目光。人如玉,馬如龍,林彧本就英俊瀟灑,今日出門前更是好生打扮了一番。而燕三娘也難得換下她那一身武士服,換上了林彧給她準備的廣袖流仙裙。

      只可惜頭發不太對,不然就是活脫脫一只小龍葵。

      燕三娘在一處簡陋的小攤前停了步伐,攤前展示的木架上插著各式各樣的小面人,捧著蟠桃、身披白紗的天仙,頭戴紗帽、大把虬髯的鐘馗,小小的面人一個個皆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老板,捏一個面人多少錢?可以照著我自己的模樣捏嗎?”

  埋頭捏著孫悟空的攤主抬起頭來,看了看燕三娘,又看了看林彧,笑著說:“當然可以照著姑娘的模樣捏了,一個面人三文錢,兩個面人五文錢,小本生意不議價。”

  這老板倒是真會做生意,看準了林彧和燕三娘的關系,張張嘴,又把林彧給算進去了。

      價格倒也不貴,燕三娘從荷包里數出五文錢道:“那麻煩老板幫我跟他一起捏兩個面人吧,這是五文錢。”說完便用目光示意,看向林彧。

      攤主收了燕三娘的銅板,指著不遠處的兩張矮木凳說:“好嘞,謝謝姑娘,麻煩姑娘和公子坐著盡量別動。”

  這攤主的手倒也是真巧,片刻鐘就將林彧和燕三娘的面人都捏好了,一個送到林彧手中,一個送到燕三娘手中。

  不知道有心還是無意,燕三娘的面人送到了林彧之手,林彧的面人卻交給了燕三娘。

      “姑娘和公子郎才女貌,回頭若得閑,再來光顧啊。”

      郎才女貌……怎么聽著像是在夸小兩口呢。

      “好!”林彧頗為配合的應了一聲,早就將燕三娘視為自己人,并不需要加以掩飾。

      聽到林彧這句話,燕三娘也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發自真心的感到喜悅。

      走了好久,二人除了吃了些許小食,買了兩串面人,并沒有什么想要買的東西。女人愛逛街購物的天性果真由古及今都是一樣的,這看看、那瞅瞅,不亦樂乎。同時,跟燕三娘一樣雙手空空在街上結伴游行的女子也不少。

      也是,這些女子平日里也沒什么多的消遣,家境富裕的女子就是刺刺繡、賞賞花、再學學琴棋書畫,家境貧寒的女子除了干干農活便是刺繡了,這刺繡也還是要拿出去還錢的,連白米飯都吃不上,更別提花錢消遣了。

      “林彧,你以前也跟其他女子這樣逛街嗎?”

      忽然間,燕三娘提了一個林彧有些難以作答的問題。


  (http://www.jxfxsb.live/html/book/22/22527/51677549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jxfxsb.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2mcn.com
六合图库彩图118万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