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勇敢者的世界 > 第六百五十六章 古怪的牧師

第六百五十六章 古怪的牧師


        洛普文的墓地距離城市大約三十分鐘車程,位于一座大約三十度左右的山坡上,遠遠的就能看到成排的墓碑和淡淡的負能量氣息。

        四人租了一輛馬車,裝作出城練級的模樣去了墓地附近的練級點。

        游戲時間正好是白天,此時外出練級的玩家很多,他們混在其中并不顯眼。

        裝模作樣的打了一些洛普文城附近的小怪,四人慢慢的迂回了一個不小的圈,繞到墓地的后方,從那邊潛入進去。

        畢竟僅僅只是墓地而已,又不是什么要害地方,附近只用鐵柵欄圍了個簡單的圍墻,而且被時光侵蝕的破破爛爛,四人隨便找找就找到了足以讓他們進去的缺口。

        因為是從墓地的后方進入,先進入視野的是一個頗為華麗的地宮入口。

        包括地板和石門在內,全都是用了昂貴的白色大理石材質,并雕刻有成排的騎士雕像作裝飾,樣式有點類似于希臘建筑的圓形立柱加高拱門。

        在騎士雕像的正前方還有一塊足有五米高兩米多寬的大號石碑,上面密密麻麻刻滿了蠅頭小字,大致是寫了洛普文第一人城主的開荒功績。

        這么宏大的墓室并不是給平民用的,他們只能用墓地最外圍的墓穴,靠近墓室的地方給貴族使用,能看到一個個造型各異,體現主人生前功績的石碑或石雕。

        而這個宏大的墓室,自然只有洛普文的城主一脈才有資格使用。

        “主人,那塊石碑好像有點問題。”

        海拉提醒道,隨即打開奧術視覺仔細查看。

        “那上面聚集了非常多的正能量,應該是用來凈化墓室內部的負能量專門設計的。”

        “避免洛普文的血脈變成亡靈的設置嗎?”

        “應該是這樣沒錯。”

        尸體非常容易受到負能量侵染變成不死生物,這點人盡皆知,所以墓室的修建者搞了這么個東西,平時可以收集空氣與陽光中的正能量,用于定期對墓穴進行凈化。

        不得不說,有權有勢的人,即使死了,也跟平頭兒老百姓不一樣啊……

        感嘆了一句,安一指回頭問道:

        “蘋果,門打開沒?”

        墓室的大門用了特制的鎖,好在蘋果茶懂得開鎖技能,此時正撅著屁股忙活,用他的話說,這鎖頭有點意思,想打開需要費些功夫。

        “ok,搞定。”

        只聽一聲咔嚓的輕響,石質墓門打開一道縫隙,蘋果茶得意的拍拍腰間的工具:

        “要是沒這些東西恐怕就只能轟開了,放心,我沒有破壞鎖的結構,它跟原來一模一樣。”

        感覺蘋果茶越來越像冒險中不可或缺的盜賊了,聽說他還會解除陷阱。

        這時,一直白色紅眼的鴿子落在眾人身邊,搖身一變變成水果硬糖的模樣:

        “有人來了,我看到一輛馬車停在墓地前面。”

        眾人一聽趕緊各自找到掩體藏起來,根據情報墓地里只有兩個守墓人,這時跑來的八成是某個神殿牧師。

        安一指悄悄從石碑后面探出頭,他看到墓地門口有三個人正在交談,其中兩個是墓地的守墓人,另外一個……

        應該是渥金的牧師沒錯。

        通常牧師的打扮都跟他信仰的神祇有關,但絕大多數牧師所穿的服飾都是彰顯自己老大莊嚴肅穆的類型,偶爾佩戴或使用一些貴重器具也是為了凸顯這一點。

        只有一個神祇的牧師如同暴戶般穿金戴銀,恨不得讓全世界人都知道‘老子有錢’,連神術都是利用名貴寶石砸人。

        這個神祇,自然就是渥金,財富女神。

        這么說吧,洛山達的圣徽是一個東升的太陽,提爾的圣徽是以藍色盾牌為基底,上面有個戰錘和天平。

        而渥金的圣徽……非常簡單粗暴,就是錢!

        真是個掉錢眼兒里的女神啊……

        所以比起其他需要仔細辨認才能確定到底是哪個神的牧師,渥金的牧師離著老遠就能認出來,那身比暴戶還暴戶的打扮沒有第二家,別無分店。

        看來安一指他們來得巧了,正好趕上渥金的牧師來墓地查看情況。

        朝隊友們使了個眼色,眾人趕緊進入墓室,還順手把門帶上。

        他們可沒有時間等渥金的牧師走了以后再說,如果在墓穴里碰到,大不了直接弄死,反正他只有一人。

        墓**部比想象中更加的寬闊,而且或許與外面的石碑有關系,眾人沒有看到任何不死生物的痕跡,甚至沒有多少負能量的蹤影,除了有股淡淡的霉味外,倒也沒有什么不適。

        墓穴的通風系統良好是一件好事,至少大家不用忍受尸體的臭氣。

        墻壁兩側能看到一排排殘留著燈油的照明用具,只是礙于那名牧師很可能跑進來,眾人沒有把它們點亮,而是讓安一指舉著舞光術的光球,慢慢朝墓室深處走去。

        論下墓穴的經驗,安一指算得上豐富了,不管是骷髏王的墓室還是瓦奧萊克的地宮他都去過,而且收獲頗豐。

        只是相較于前兩者,洛普文的城主一脈顯然不流行使用陪葬品,或者說他們的陪葬品都是普通的食物和酒水飲料等雜物,頂多有一把生前愛用的武器,只是這些東西都在時光中被磨滅的一干二凈,唯一找到的一把劍也是普通級的殘破品。

        也多虧洛普文王室沒有陪葬品的習慣,不然以玩家們兇殘的搜刮能力,這間墓室不知道被霍霍成什么樣。

        沒有陪葬品,但該有的陷阱倒是有不少,不過因為有蘋果茶這個及其擅長這方面的人物在,很多陷阱都可以悄無聲息的解除,或者干脆繞過去。實在是省了不少事。

        另外一個值得高興的是,墓穴并沒有建造成迷宮的樣式,結構很簡單。

        進門是一段長長的走廊,兩側的空位中所躺著的棺材里都是對城主忠心耿耿的騎士,在往里面走,則是專門為洛普文王室準備的棺槨位置。

        那是一個凹字型的大廳,面積很大,正對著門的墻壁同樣是一塊石碑,上面的文字記載和墓室外的完全一樣,在石碑兩側則有一些精美的石質棺槨,應該就是歷代城主安息的地方。

        唯一奇怪的是,眾人沒有看到第一代城主的石棺,按照標準套路,那東西應該擺在墓室的正中央,以體現權威才對。

        不過這點疑惑并不重要,讓安一指感覺摸不到頭腦的是,墓穴里非常普通,普通的都有點不可思議了,一路上他們根本沒有看到也沒有找到任何強大不死生物的蹤跡,哪怕一點點痕跡都沒有。

        難道我猜錯了?

        說到底,洛普文的墓地被一個強大不死生物占據這點只是安一指自己的臆想,撲個空很正常。

        四人小心的在墓**轉悠了兩圈,期間包括海拉的奧術視覺在內,用盡了偵測手段都沒有找到什么異常的地方。

        “安哥,有人進來了,應該是那個渥金的牧師。”

        蘋果茶悄聲道,他在墓穴門邊放了個魔法警報,只要有人進來便會提醒他。

        “我們先躲起來,觀察一下情況再說。”

        自己找不到什么問題,或許那些專業對付不死生物的牧師有什么現也說不定。

        招呼四人躲進墓室的陰影處,伸手掐滅舞光術的效果,又拿出迷斯卓的預言手稿,用了個‘隱藏成法’,利用陰影將他們牢牢包圍。最后安一指又釋放了一個秘法眼,放在墓穴上方的墻角,跟監控攝像頭似的方便他觀察渥金牧師的一舉一動。

        做足了完全的準備,沒多久,他便通過秘法眼看到渥金的牧師緩緩走入墓穴。

        他左右打量了一下,仿佛在尋找附近有沒有人。

        牧師的感知很敏感,尤其是對他們所信仰神祇的死敵。

        好在‘隱藏成法’也不是吃素的,只要沒有明亮光照,陰影就是最好的偽裝。

        說起來確實有點奇怪,安一指他們進來不點燈是為了隱蔽,可渥金的牧師走進來依舊沒有點燈。

        牧師微不可查的點點頭,他沒有現附近躲著四個玩家,放心的走向墓穴正對著門的石碑。

        那塊石碑有問題?

        看著牧師的舉動,安一指心中疑惑道。

        時間緊迫,他并沒有太過詳細的調查石碑。

        隨即他看到渥金的牧師從次元口袋掏出一個蘋果大小東西,低聲念了一句咒語,那個蘋果大小的東西恢復原狀,應該是用縮小咒方便存儲的物品。

        這并不稀奇,牧師們掌握的神術有不少都跟法師的法術重疊,但恢復大小的東西卻很稀奇了。

        那是一個頭,原本屬于巨怪的頭顱。

        巨怪的頭像是用利器砍下來的,并且在上面應該是用了某種法術進行保存,使得巨怪的頭顱沒有任何腐爛。甚至在法術的作用下,巨怪似乎仍然活著,安一指看到它的眼皮顫抖,眼中滿是痛苦的神色。

        保存器官,這是死靈系的法術。

        原本想看看渥金的牧師進來干什么,卻沒想到看到了這一幕,安一指對一個能施展死靈系法術的牧師開始感興趣了。

        接著,牧師取下腰間的釘頭錘,把巨怪的頭顱放在石碑前,無視它祈求的神色,一錘又一錘的砸下去。直到砸的頭顱血肉模糊,灰白的腦漿灑出來為止。

        這一幕實在是有點惡心,系統貼心的打上了馬賽克。

        但接下來的一幕就不是用惡心能形容了……


  (http://www.jxfxsb.live/html/book/0/55/64435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jxfxsb.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2mcn.com
六合图库彩图118万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