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勇敢者的世界 > 第五百六十章 最偉大的珍寶(18)

第五百六十章 最偉大的珍寶(18)


        人類謀殺同類是需要一個理由的,圖財也好仇恨也罷,哪怕是純粹的取樂獲得病態的滿足,都必須有一個理由。

        這就是犯罪心理學上講的犯罪動機。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在場的所有人都有犯罪動機,畢竟少一個人就能少分一份遺產。但如果再加上‘老伯爵死亡對誰最有利’這一情況考慮,嫌疑犯的人數瞬間就縮小到了伯爵夫人,頂多再加上她的情夫伯力克。

        但光有犯罪動機還不行,也要有實施犯罪的條件。

        并非是能真正實施殺人的條件,這點可以用‘團伙作案’解釋,真正的問題是拋尸地點。

        老伯爵被現在看似‘完全密封’的玻璃圍墻內,知道打開暗門的只有律師埃布爾,兩個傭人,以及阿娜斯塔四人。殺人嫌疑最大的兩個反而不知道密道入口。

        當然,他們或許自己找到的或許從別人嘴里得到的消息,或許干脆就是從老伯爵嘴里得到的情報。

        但總的來說,幾率還是比較低的。

        因為兩個玩家自從到達這間豪宅起,幾乎把全部時間都泡在圖書館里了,如果不是某人告訴他們,單憑自己尋找恐怕會消耗大量時間,這就與兩個玩家的位置出現重疊,所以互相矛盾。

        簡而言之就是,有能力拋尸的,殺人動機不夠充分,殺人動機充分的,又沒有能力拋尸。

        安一指在筆記本上的各個人名中點了幾下,想到一種可能。

        會不會,口供中有人說謊?他們之中說不認識,但其實是認識的?

        這樣一想就合理了許多。

        一開始安一指始終把伯爵夫人莉迪亞和伯力克放在一組考慮,先入為主的認為團伙作案的兇手是他們倆,但假如莉迪亞和別人合作,比如律師。這樣一來殺人動機和拋尸于密室的條件全都有了,說不認識很可能是說謊。

        一念至此豁然開朗,只是還有一個無論如何也繞不開的問題。

        證據。

        他沒有任何證據,再說莉迪亞+律師只是可能性中的一個,沒準是莉迪亞+阿娜斯塔兩個妹子干的也說不定,連嫌犯具體是誰都無法搞清,更別談解開。

        不過有一點,莉迪亞絕對逃不了干系。

        沒有什么證據,只是一種感覺,安一指感覺莉迪亞說謊了。

        安一指考慮著這些,詢問仍在繼續。

        這一次進來的是男仆查理,他顯得有些緊張,可能是被安一指隨便拔槍嚇的,始終不敢看他。

        不過證詞倒是沒什么問題,當問到案時間他在做什么的時候,也只會得到正在睡覺的回答,幾乎沒有什么進展。

        后來談及人際關系,他告訴兩人,自己和妻子瑪麗剛結婚一個月,婚后不久便被律師埃布爾代為雇傭,做了愛德華先生家的傭人。除了埃布爾以外,其他客人他們都不認識,也沒聽說是什么傳聞。

        當問到有關愛德華先生的事時,查理說他們只見過愛德華先生一次,那是在醫院里,他向兩人交代了一些關于豪宅中的注意事項,然后他們兩人就坐著律師的車來到這里,一直到現在。

        “你說你們坐著埃布爾的車到達這里?那你還記不記得埃布爾開的什么車?”

        “記得,他有一輛黑色的福特,就在門外停著。”

        福特?

        安一指明明記得埃布爾來的時候開的是勞斯萊斯。

        對于這點,查理是這么回答的:

        “那輛勞斯萊斯幻影是主人的車,作為遺囑宣讀人和公證人的報酬送給了埃布爾先生。”

        換句話說,現在停在豪宅門前的車其中有兩輛都是律師埃布爾的。

        這么說,律師確實曾經先一步來到過豪宅,然后又步行離開,最后又開著曾經屬于愛德華先生的勞斯萊斯回來……

        不過為什么?

        暫時想不通這點,安一指感覺或許跟寶藏有關。

        這個副本最麻煩的一點是,關于寶藏的線索很可能和關于謀殺案的線索交織混雜在一起,而非單線處理,這就需要玩家自己有能力去辨別,否則將會看的云里霧里一頭霧水。

        之前安一指很是懷疑過查理,因為他的嫌疑比律師和阿娜斯塔高,比莉迪亞與伯力克低。

        理由當然還是因為一個字。

        錢。

        作為一個傭人,他肯定沒想到自己有機會繼承一部分來自大富翁的遺產,即使只是平分出來的一部分,也足以讓他為之瘋狂。

        這就像一個普通人回到家突然現家里多了張中獎百萬的彩票一樣,欣喜若狂。

        但這并不都是好事,如果控制不住,邪惡的欲望則會在心底滋生。

        如果少一個人不是就能分更多了嗎?

        而且,從被害者是老伯爵的角度來分析,他年老體衰,是除了阿娜斯塔外最容易擺平的人,其他人不是青年就是壯年,所以從這個角度來分析,兩個傭人查理和瑪麗同樣有很高的嫌疑。

        只不過還是那句話,沒證據。

        查理走后,下一個進來的就是他的妻子,也是另一個傭人瑪麗。

        她臉色蒼白,像是還沒從驚嚇中恢復。

        也難怪,普通人猛然間看到尸體肯定會受到強烈的精神沖擊,這要是放在克蘇魯TRpg中,就是san值的狂歡……

        她的證詞同樣沒有什么問題,基本與查理的一致,不過她倒是認識阿娜斯塔,準確的說是聽說過阿娜斯塔的傳聞。

        “那是我在另一個主人家里做女仆的事,聽同事提過阿娜斯塔小姐來自愛德華先生的瑞士故鄉。是愛德華先生返鄉時帶回來的,暫時安置在城里的別墅中。”

        在筆記本關于阿娜斯塔的那頁寫上‘來自瑞士’,然后安一指又問道:

        “關于她的事你還知道什么?”

        瑪麗想了想,遲疑道:

        “也不知道算不算奇怪的事……”

        “請說。”

        “昨天早上阿娜斯塔小姐是最先到達的,不過我沒有聽到汽車引擎聲,外面也沒有停放車輛。”

        “你確定沒有聽到任何車輛的聲音嗎?”

        “嗯,我能確定,那時候我正好在走廊擦拭主人的鐘表,當我聽到門鈴響起朝窗外看的時候就看到阿娜斯塔小姐已經站在門口了。”

        沒有坐車,難道她是從山下走過來的不成?

        雖說不是無法用行走到達的距離,但這里開車去最近的城市需要4o分鐘,步行所需時間可想而知,以阿娜斯塔那個妹子的體力,恐怕不太可能。

        不過也許是什么人開車載她到豪宅門前,隨后再折返,這種可能性也有的。

        詢問的越多,阿娜斯塔身上的迷霧就越濃。

        雖說可能與兇殺案沒什么關系,但阿娜斯塔肯定沒有表面上那么的人畜無害,肯定隱瞞了什么秘密。

        只是……

        恐怕問不出來啊……

        送走女仆瑪麗,最后一個接受詢問的自然就是阿娜斯塔。

        “請坐,阿娜斯塔小姐,不用緊張,我們不會問一些與兇殺案無關的問題。”

        本以為阿娜斯塔會緊張,所以安一指多加了一句,卻沒想到人家不僅沒有緊張,反而興致勃勃。

        “能給我看下你的記事本嗎?據說警察辦案每次都會把記事本寫滿,是不是真的?你們一起合作辦過多少案子?是不是需要一個倉庫裝那些案底卷宗?我聽說安先生你是遠近聞名的大偵探,能給我講一些你們破案的故事嗎?接下來是不是去搜查線索,能不能帶上我?”

        何止是興致勃勃,簡直是興趣盎然!

        還不等安一指問,阿娜斯塔撲閃著大眼睛,嘴里跟連珠炮似的嘀嘀咕咕一大串。

        “阿娜斯塔小姐,你看上去,對伯爵先生的尸體并沒有什么反應……”

        阿娜斯塔完全沒有被尸體嚇到的意思,除了最初臉色不太好之外,現在反而有種興高采烈的感覺。

        “尸體?我見過啊”

        “見過,你居然見過尸體?”

        這下輪到安一指驚訝了。

        “當然見過,在書里。”

        “……”

        在書里我還見過后宮佳麗三千!結果有用嗎!

        這妹子的腦回路真的有點問題,她完全沒覺得自己的回答有什么不妥。

        或許,她有強烈的妄想癥?

        這不少見,嚴格來說,中二病也是妄想癥的一種,安一指跟她或許還有那么點共同語言也說不定……

        揭過這一段,安一指和屠宏宇開始詢問正事。

        “你再次之前是否認識其他人?”

        “除了聽說過埃布爾先生以外,其他人都是第一次見面。”

        阿娜斯塔的證言與埃布爾的一致,兩人都沒有見過面,但都互相聽說過對方,估計是從他們之間的愛德華先生那聽到過。

        “案時間你在干什么?“

        屠宏宇無聊的問,這句話問過很多次了,答案都只有‘正在睡覺’。而這次有了點不一樣的回答。

        “我在看書。”

        “凌晨時間看書?”

        還是說一直看書到凌晨?

        不過從目前接觸的情況來看,阿娜斯塔確實喜歡讀書,幾乎任何時候身上都帶了本書,不管是凌晨起來看書還是看書到凌晨都可以理解。

        “既然你在看書,有沒有聽到什么聲音或是現異常的情況。”

        安一指趕緊問道,總算有個不一樣的答案了。

        “異常的聲音?”

        阿娜斯塔想了想道:

        “沒有聽到,除了有守護者在走廊中巡邏的腳步聲外沒有其他聲音。”

        又是守護者!

        安一指轉念一想,關于守護者很可能是系統給出的一條重要線索,不過他問過幾個人,很多人對它只知道有這個東西,詳細的情況都不了解,或許可以通過阿娜斯塔了解一下。

        “關于守護者你還知道什么?”

        阿娜斯塔奇怪的看了安一指一樣,像是在說‘這跟謀殺案有關系嗎?’不過她還是開口道:

        “它是愛德華先生制造的自動巡邏人偶,看著很威武,其實沒有任何戰斗力,也不會攻擊誰,只是每天都按照既定的時間和路線行走而已。”

        “你知道它的路線嗎?”

        阿娜斯塔搖搖頭道:

        “我只知道它會在凌晨三點時出來走一圈,具體走什么路線我就不知道了。”

        聽上去確實跟兇殺案沒什么關系,安一指僅僅在筆記本上多寫下一條,然后頓感頭疼。

        這副本到底幾個意思?


  (http://www.jxfxsb.live/html/book/0/55/54566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jxfxsb.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2mcn.com
六合图库彩图118万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