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勇敢者的世界 >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就這么簡單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就這么簡單


  借著雙方正在爭吵的機會,安一指走出廁所后左右看看,打算簡單的搜索一遍附近。

  他的左側有一個通往二樓的樓梯,不過即使處于爭吵之中,安一指也不覺得自己有機會能跑到二樓去而不被發現,只好在一樓隨便轉轉。

  客廳之外能看到連通著的廚房和餐廳,安一指走過去,沒有看到什么線索。

  隨后他又看向通往二樓的木制樓梯,發現那下面有個樓梯間,而且門沒有關緊。

  輕輕一撥,看到里面放著幾根高爾夫球桿之類的東西,頓時大失所望。

  按理說這個委托應該不怎么難搞才對,估計還是有什么關鍵性的線索被他忽視或是沒有拿到手。

  目前能期待的,就只有吉米能從周圍鄰居的口供和監控錄像上得到新的證據。

  為了不引起波西的反感和警覺,安一指輕輕合上樓梯間,便又回到客廳。

  此時他們之間已經不是爭吵了,而是在研究保險條款。

  “當初投保的時候從沒人跟我說明過還需要等一個月才能得到保金。”

  “不,不是一個月,而是警方立案后一個月內。”

  “但我記得有緊急條款,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得到錢。”

  “抱歉,波西先生,您不適用于緊急條款,投保金額太大了。”

  “合同上并沒有寫!”

  “當然有,第三頁第十七項上有寫明。”

  面對波西的質問,中年大叔駕輕就熟的快速解答,畢竟人家就是吃這碗飯的。

  在這樣的BGM中,安一指走到客廳,水島夢子轉過來,那眼神好似在問‘有沒有什么發現?’

  安一指只能輕輕搖頭,無視了一邊逐漸從爭論再度變成爭吵的兩人,抬眼看向客廳外面。

  波西家客廳的窗戶正好是個全通式的大落地窗,視線順著外面的草坪和籬笆繼續延伸,能看到一座山,山上長滿了枝椏如同綠色云霧般的松樹。

  不得不說這間房子的位置不錯,風景相當好。

  只是客廳里的波西大吼大叫有點破壞氣氛,也讓安一指有些難以集中精神,他只說:

  “波西先生,我想到周圍看看。”

  后者聞言說:

  “輕便,但請不要上二樓,那里有一些我的私人物品。”

  聽上去好像有點可疑,但如果波西真的把那副油畫藏在自己家里實在是有點蠢。

  故而安一指也沒有打算上二樓,甚至他都不打算在房子里亂轉了,而是調頭朝玄關走去。

  反正呆在客廳也只是聽他們兩人的爭吵,有這個功夫不如繞著房子看看有沒有什么其他的線索。

  站在玄關前,安一指正要推門,余光看到放在鞋架上的一雙旅游鞋。

  它吸引了安一指目光的原因是這雙鞋的鞋底特別臟,滿是泥濘。

  “那是什么?”

  水島夢子在安一指耳邊輕聲問道,她問的當然不是旅游鞋,而是鞋底沾著的綠色針狀物。

  由于玄關比較黑,安一指湊近了才看清:

  “是松針。”

  “松針?這附近有松樹的地方只有那邊那座山。”

  水島夢子說的山就是之前安一指通過客廳窗戶看到的那座,那里不全是荒山,而是類似于市民公園的東西,鞋上沾著松針和泥土可能是因為波西去跑步的關系。

  只不過安一指猜測鞋上的松針和泥土與跑步恐怕關系不大。

  隨后他離開房子,轉身看向大門,準確的說是門鎖的位置。

  之前中年大叔說正門的門鎖上有不少劃痕,推測盜賊就是從這里入侵的。

  安一指也確實在門鎖上看到了不少劃痕,但他感覺這可不像是撬鎖后樓下的痕跡。

  真正的專業開鎖人員開鎖那叫一個輕松愉快幾秒打開防盜門根本不在話下,這做房子的門鎖像是特別定制的,估計鑰匙的形狀也非常古怪。

  這么做就是為了提高開鎖的難度,可犯人依舊輕松打開了這扇門,說明他是個相當擅長開鎖的家伙。

  那么問題就來了。

  如果他是個特別擅長開鎖的家伙,為何會在門鎖上留下這么多的劃痕?

  假如對方用了某種特殊的工具,缺點是會留下劃痕,卻也說不通。

  乍一看以為有人撬鎖,但自己看看就會明白這些劃痕更像是偽造的,因為沒有任何的規律性。

  不過說到底,這只是一個疑點,而不能作為切實的證據。

  這個委托,安一指已經基本把頭緒理清了,只是沒有能證明猜測的證據,他目前收集到的證據都可以被波西輕而易舉的否認。

  “該不會叫我親自去找油畫吧?那也太麻煩了。”

  聽到安一指的嘀咕,水島夢子問:

  “你知道油畫在哪了?”

  “大致知道,只是沒有能說服警察搜尋的證據,我自己去找又感覺太麻煩。希望吉米那邊有好消息。”

  正所謂說曹操曹操到,他話音剛落,便聽到前院那條大狗的叫聲,沒多久便看到吉米跑過來。

  他看上去很興奮,可能是得到了什么有用的線索吧。

  “安先生,我得到了不少東西。”

  他說著掏出手機給安一指看,那是一張從監控錄像上截下來的截圖,能清楚的看到一個全身上下都包裹在大風衣里的人物,場景就是波西家門前。

  左下角顯示的監控時間為凌晨一點左右。

  “根據錄像,他就是竊取油畫的盜賊,總作案時間只有不到五分鐘。”

  畫面中的男子從身形上看跟波西差不多,只不過波西是個中等身材的男人,這種體型的可謂一抓一大把。

  “我拿著這張截圖去附近鄰居處詢問,可因為作案時間是在凌晨,大家都說沒有看見過這個人,只有一個半夜起床上廁所的老人說依稀看見過。”

  安一指盯著手機畫面,一縷靈光閃過,他問:

  “附近的人有沒有說聽到什么異常的動靜?”

  “動靜?這個倒是沒有,真有的話肯定有不少人看到犯人了。”

  吉米正有些納悶,只聽安一指說:

  “最后一片拼圖拿到了,吉米警官。”

  “吉米,叫我吉米就行。”

  這家伙還真是自來熟。

  “好吧,吉米,能不能現在派人到那座山。”

  安一指指著房子后面的方向說:

  “去那搜查一下,重點找找最近掩埋過的痕跡,我猜上面應該有撒過一些枯葉作為偽裝。”

  “山?我能問問為什么嗎?沒有足夠的理由總部恐怕不會派人來。”

  “當然,我正要說。”

  清清嗓子,終于進入了安一指最喜歡的顯擺環節。

  “從頭說起,昨天波西開車離家去夜總會,這一舉動是為了得到自己的不在場證明。”

  水島夢子非常配合的拿出地圖,安一指指著上面夜總會的位置說:

  “這里距離波西家并不遠,步行的話頂多只需要十幾分鐘,為什么他要開車?還把車停在附近的停車場,那里的收費可不便宜。”

  “波西先生說他就是喜歡開車……emmm,確實有點不合理。”

  “他這么做是為了拿到當晚的停車收據,以及在監控攝像頭下露臉的機會,故意制造他案發時在夜總會的假象。”

  “可根據夜總會門前的監控顯示他確實沒有離開過。”

  “又不是只有一個門。”

  安一指說:

  “經過大致就是波西在停車之后便進入夜總會,我估計他順便還會給酒保之類的留下一些印象,確保人證的存在。等鬼混到時間差不多了,他就從后門或是窗戶翻出來。”

  他指了指地圖上夜總會后面的位置說:

  “這里有一條小巷,他應該是早就在這兒準備好了作案時需要的衣服,等他換好衣服就從小巷步行回家,你回去可以查一查這條巷子之外的監控攝像頭,看看有沒有犯人的出現便證明了。”

  隨后安一指又指了指地圖上的那座山:

  “波西回家以后按照計劃擺平自家的安保系統,帶走了油畫,并把它埋在那座山上。那里確實是一個藏東西很不錯的地方,只要挖個坑埋起來就行。”

  “可油畫那么昂貴的東西隨便埋進土里不會受損嗎?”

  “當然會,所以他用到了一樣東西。”

  安一指比劃了一下大小說:

  “你知道波西有在打高爾夫嗎?畢竟對于他這樣搞金融的家伙來說高爾夫社交也算比較重要的一環,但我在他的球桿附近沒有看到裝球桿的筒,那東西就是裝油畫的容器,大小也比較合適,事情的經過差不多就是如此,這只是個簡單的騙保案件。”

  “安先生,我個人很想相信你,但沒有證據……”

  “當然有,雖然讓你們調去監控證明我的推測還需要一點時間,不過也有其他證據證明。”

  他打了個響指說:

  “波西家的玄關鞋架上放著一雙沾滿泥土和松針的旅游鞋,那是他曾經出入松樹林的證據,同時你看這張截圖上盜賊的鞋子,跟他是完全一樣的。如果說這還能用偶然及巧合來解釋的話,最后一個證據就無論如何也無法辯解了”

  “什么證據?”

  安一指得意的一笑:

  “這還是你帶來給我的,你說附近的鄰居都沒有聽到什么奇怪的動靜,可你別忘了,波西家可是養著一條只要有人進來就會大叫的看門狗啊。”

  不管是安一指他們,還是吉米,每次路過前院的時候那條德牧就會大叫,可案發的時候并沒有人提起過聽到叫聲,很顯然,即使作了一定程度的偽裝,自家的狗還是認識主人的……


  (http://www.jxfxsb.live/html/book/0/55/42989496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jxfxsb.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2mcn.com
六合图库彩图118万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