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極品小畫郎 > 第三百八十一章十一年前

第三百八十一章十一年前


        將曾經的記憶隱藏起來,這有著自己得原因,而這些原因,往往都是無法開口的。

        沉重且疼痛。每次將它再次撕開,那種撕心裂肺感覺,直讓人嗤牙咧嘴,痛苦不斷,如果可以的話,每一個人都想將它徹底給埋葬,但是每一次卻都是事與愿違。

        ……

        “那么他叫什么名字?”張畫不由好奇了起來,曾經對自己有過救命之恩的人,如今自己卻不記得,光光這一點張畫心里就覺得內疚了起來。

        因為時間久遠的緣故,所以張畫只能向張天豪詢問,不過張天豪此刻的無聲沉默,卻讓張畫感覺有點奇怪

        “我不記得了。”張天豪在很久之后,開口回答說到,看著朝著自己看過來的張畫,他臉上褶子全部堆起來,笑道。

        張畫不由擔心了起來,老實說,現在張天豪這副模樣,很讓他感覺到擔心,那種仿佛受到了絕命打擊的模樣,直讓張畫的內心都揪在了一起。

        “爺爺…您沒事吧?”張畫問道張天豪,張天豪,沉默一下,然后搖頭:沒事,我有點累了。”

        “要不要就在這里休息?”

        “不用了,這里不是我能呆時間長的地方,我還是回去吧。”

        “我讓張義送您,”

        張天豪點頭,隨后張畫將張義找來,吩咐了他很多事事情之后,送著二人離開長公主府,目送著馬車離開之后,張畫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不久之后,老凌來了,可是老凌剛剛到來,他卻立馬向張畫賠罪了起來:“公子,小女之前冒失之罪,還請您大人不計小人過。”

        老凌內心很是糾結,當看到回來得女兒神情不對之后,他便詢問生了什么事情,凌煙笑著搖了搖頭,說沒事,可是自己的女兒老凌又怎么會不了解,再次詢問甚至是在逼迫之后,老凌終于知道生了什么事情。

        同時,也知道了自己女兒到底做出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就如同張畫說的一樣,他和自己的交情,并不可以代替成為和凌家的交情。

        同時,張畫能夠說出那份話,已經讓老凌感激涕零,而如今,自己得女兒,卻利用了它,完成自己的事情,老凌對此也是憤怒到了無可附加得地步。

        立馬狠狠罵了一頓自己女兒,而那時恰好得知了張畫突然召見,內心之中慚愧不以的老凌,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過來。

        剛剛見到張畫,老凌立馬賠罪說道,凌煙犯的錯誤,自己是罵了她,教訓了她,這是這一切都是出自一位父親對女兒的關心,從本質上來講,那有一位父親愿意看到自己女兒出事。

        立馬代替凌煙向張畫賠罪,老凌這時心也是懸在了嗓子眼之上,

        “這個已經過去,不必再說,老凌如今我有另外一事需要問你。”張畫難得出現的正色,這讓老凌心神一震。

        “我問你,我小時候是否身旁還有一個人,一個和我年紀相仿的小男孩,他最后怎么樣了?”

        張畫想到老凌當時在自己身旁,那么一定可以知道具體的事情。

        這件事情,如今已經過去,可是在看到張天豪談起這件事的模樣,情況不對之后,張畫對此還是重視了起來。

        倒不是想挖出些什么,只是因為關心張天豪,才會如此去做。

        “小時候?”老凌看去張畫,眉頭皺了起來:“公子,當年是張天豪帶著公子先去了南慶石城,直到一年之后。我才尋到了你們,不過那時,我并沒有看到公子說的什么小男孩。”

        張畫臉色沉了一分,原本他以為可以通過老凌知道當年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不過如今看來,當年往事只有張天豪一個人才知道。

        原本,張畫到到此就應該打住,但是內心之中,突然出現的惶恐不安,直讓張畫心神不寧,就好像自己錯過了什么最關鍵的事情一樣。

        這種心情,以前很淡泊,但是隨著過去的事情開始逐漸露出水面之后,事情的展程度,已經不在受到任何一個人的控制了。

        并沒有什么心情在去關心東陽公主的事,問了老凌幾個其他的有關當年的事情,在所求無果之后,張畫便讓老凌離開了這里。

        此刻,張畫坐在石凳之上,看著遠方,那已經開始芽的枝條,他瞇起了眼睛,低聲說道:“當年,到底生了什么事情。”

        ……

        十一年前,

        終于沒有辜負司馬檽委托的張天豪將司馬睿從北晉帶了出來,南慶,想到如今在誰也想不到的地方,帶著世子司馬睿來到這里之后,張天豪心里也是出現了一抹驕傲的感覺。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

        這一句話,被張天豪使用到了淋漓盡致的地步。

        石城。

        這就是張天豪最終落腳的地方,一個對自己,對于司馬睿完全陌生的地方,在石城之中,來到一家露天的面館之后,點了兩碗面,張天豪和司馬睿便立馬大快朵頤,沒有任何的影響可言。

        “咕嚕。”

        張天豪將面湯一口喝進自己肚子里面之后,舒服的打了一個飽嗝,長達三個月的風餐露宿,自己和司馬睿這一老一少,到了身體的極限。

        此刻除了找到一個可以睡覺的地方,好好的化解身上的疲憊之后,張天豪什么都不做去做。

        再看到司馬睿吃完面之后,張天豪關心問道:“少爺。吃飽了嗎?”

        “嗯,差不多了。”司馬睿吧唧著嘴說道,三個月的逃亡,這讓原本嬌生慣養的司馬睿磨練出來了一分平日沒有的氣息。

        早熟。

        并且,因為朝夕相處,以及此刻張天豪是自己唯一可以依靠的人之外,所以以往并不怎么正眼看去的張天豪,司馬睿對他也是有了一絲別樣的感覺。

        “既然這樣的話,那么我們就去找一家客棧,去休息吧。”說罷,張天豪看到司馬睿點頭之后,結算完面錢,收拾行李準備離開。

        但是,司馬睿這時依舊坐著,并且一直朝著前方看去,張天豪順著司馬睿的目光看去,然后就看到了一個小乞丐,在看著自己和司馬睿,以及司馬睿碗中還剩下的一點面條。


  (http://www.jxfxsb.live/html/book/0/1/74688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jxfxsb.live。頂點小說手機版閱讀網址:m.2mcn.com
六合图库彩图118万众